阅读历史
换源:

一百九十一章.梅林的头疼事②

作品:只祈求一场安睡|作者:天使仿制品|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4 04:27:46|下载:只祈求一场安睡TXT下载
  p1()

   约克老爷子(梅林看起来年轻)的工房,比爱可那个要......

  奇葩多了。35xs

  这完全就是个车库吧喂?死灵术的阴暗和神秘学术特有的神秘气息呢?天顶这明亮的大灯,各个车间那绚丽的彩光,摆在正中央的,接梅林过来的那辆车,正轰鸣着引擎,狂野而且充满了现代科技感。

  非要说这里有什么跟死灵术有关的内容的话......就是正漫步在车旁维护着各式豪车的骸骨。

  “欢迎拜访我的工房,梅林。”

  从各个角落的扩音器中传出的声音洪亮震耳,不知道在哪坐着的约克声音中带着愉悦:“这里可是我消费精力和金钱最多的地方。没什么重要事情可都不让爱可他们进来的。”

  是怕你为老不尊的一面被人看见吧。

  皱着眉,梅林让听力略降低了一些。不然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掺杂着引擎的嘶吼真的让人心生烦躁:“约克?你在哪呢?有事找你。关于爱可的。”

  “爱可?”

  震耳欲聋的引擎声突然停下来了。不知道是否是错觉,附近的骸骨侍从也停顿了片刻。

  带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咳到吐血,咳到离世的剧烈咳嗽,约克连忙从侧边的一辆越野车里钻了出来:“爱可怎么了。”

  你好像很中意她。

  约克敏捷到超乎常人的思绪迅速止住了他说出这种老年人对子女特有的担忧想法。毕竟梅林看着年轻帅气,约克也不住羡慕他的英俊。但爱可那丫头......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被帅晕头,她向来都是以理智冷静在同学内闻名的。这样一来,毕竟是这个时代,应该不会出现强迫一类的事情了。你情我愿才好嘛......

  “......你在想什么?”

  下车后约克的脸上神情瞬息万变。让梅林不禁后背发寒,连忙打断了约克的思绪:“我想问问你,爱可的身体情况怎么回事?”

  什么?!都接触到爱可的身体了?!

  约克一惊,而后才想起来一件已经被自己视作常态的事情:“哦。你是说她的生命形态对吗。”

  听上去是一句陈述,看来约克并不是徒有虚名的死灵术士。爱可的情况多半也是由约克造成的。

  梅林眼神一寒。点了点头。

  略做组织语言的沉默之后,约克颤颤巍巍的身体坐到一旁的骸骨上,诡异的后仰着的骸骨侍从的盆骨正好形成了一个座椅:“很讽刺吧。35xs明明她那么喜欢富有生命的东西。本人却在身为死灵术士的同时,还是一名早已失去了生命的死者。”

  “这我看出来了。她的身体缺乏足够的生命力,但是。”

  顿了顿,梅林来到这个地方之后第一次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眼前的人:“她的状态与你,与这些骸骨侍从完全不一样。用一个死者来解释,是不是太敷衍了?嗯?”

  言语间,丝丝永生种的威压泄露而出。工房原本嘈杂的声音便逐渐停息,连骸骨侍从们也都停止了活动。

  不愧是永生种。这股威压,仅仅是一丝一缕也如此恐怖。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约克脸色却没有太大的变化:“你缓一缓,别这么急着变脸。我再怎么说也是她的祖宗级人物,不会害她的啦。”

  鬼知道你有什么奇葩爱好,万一正好是因为你的爱好呢?

  虽然暗暗腹诽,但是梅林还是冷静下来收回了自己的气势。毕竟眼前的约克是被白渊点名的人。他身上还有着白渊交托的任务,某种意义上来说,约克拥有和梅林几乎相同的等级。

  信任白渊的同时,信任白渊安排的同事也是七人共有的认识。

  “呼......你还真的是年轻人脾气。”因为梅林撤掉了威压,感觉空气猛然变得香甜,身体变得轻松的约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虽说爱可很讨人喜欢。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为了她动怒吧。那丫头老是没大没小的......”

  抱怨的话语在梅林寒冷的目光下渐渐停下。而后约克再度吐出一口气:“爱可的状态,是我尽最大努力留下来的生命。”

  爱可的母亲是约克的子孙兼弟子。但是缺少天赋的她最后没能继续在家族中坚持修习死灵术并以此为生,而是在18岁那年选择进入普通人的社会并借助家族的帮助找了一份与过去差别不大的工作:法医。

  死灵术的修习虽说没能得到太多成果。但是在解剖和对尸体的了解上,爱可的母亲却拥有大量的经验和技巧。

  优秀的人总会吸引到别人,特别是另一名优秀的人。

  爱可的父亲很快就与爱可的母亲坠入爱河,很快,两人就拥有了爱可这名可爱的孩子。

  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接触到神秘。在爱情中变得盲目的男人从来没有怀疑过爱可的母亲那张毕业证书的真伪,也没有留意过爱可母亲那非同寻常的解剖经验究竟来自何方。闪舞小说网35xs他很是天真的在普通人的世界中快乐的生活着,在种种奇特的巧合下,从未发觉爱可母亲所涉及的神秘。

  而后,他便永远失去了从爱可母亲口中得知神秘的机会。

  虽说约克坚持低调行事,尽管实力强盛也没怎么在外树敌。但是有的时候存在便是过错,渴望得到关注的愚蠢者总会试图挑动狮子的胡须。而爱可的母亲则很不幸的成为了目标。

  远离家族,不谙世事的爱可母亲自然毫无抵抗的就被人刺杀,深谙死灵术不仅能伤人还能救人的刺杀者故意等到尸体腐化之后才再度出现。

  约克没能忍住。

  所以警方没能找到凶手和被害人。爱可的父亲也是如此。他再度失去了了解神秘的机会。

  数年后,爱可遭遇车祸。但是不知道神秘为何物的男人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现代医学上,完全无视了那基本不存在的成功率......再一次,这一次,他心爱的人儿是因为他拖延了太长的时间。

  约克还是没能把爱可救回来。这个孙女,他一直很喜欢。调皮可爱,还喜欢带着宠物。但是那只喜欢啃咬约克手指的狗儿也同样死在那场车祸里。

  没有对着那个眼窝深陷,近乎崩溃的男人发火已经是约克最大限度的忍耐。他想让那个男人知道什么叫做神秘,想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怒火......但是最后,他只憋出一句话来:“相信我。”

  最起码,爱可的身体还未腐朽。这个男人最后仿佛向诸神祈祷并得到回应了一般,鬼使神差的带着爱可过来了。

  自己应该更多的留意漂泊在外的孩子们的。

  带着这样的自责。约克动用了家族传承中的秘法:虽然家族中没有出现第二个渴望长生的人,但是想要拯救他人,试图逆天命、起死回生的人却不少。而这一能力,早在不知多少年前便被先祖们留下禁令,不得随意使用。

  总之,爱可现在的状态就是源自那个与长生之术截然不同的秘法。它究竟造成了什么结果,如何运作,都是约克所无法理解的内容。

  “......我就知道。胡乱使用这些能力之前,你肯定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约克的解释结束后,梅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单手撑住了额头:“爱可没有复活。”

  “但也不是死灵。”

  她变成了介于生命和死灵之间的存在。称之为幽灵,她又有着真实存在并属于她的躯体。她的存在形式超出了约克的理解,更是超出了爱可父亲的世界观。

  但是她活过来了。所以即便爱可被收归约克的家庭,爱可的父亲也会每月给她一笔不菲的零花钱,父女两还经常碰面,出门玩耍。

  约克也好像无事发生般把爱可视若己出,一身技艺皆尽传授。

  但是梅林知道,爱可究竟是什么情况。

  她正在变成一场幻想。

  不甘于死亡,想要反抗世界规律的幻想。

  那个复活她的技艺。梅林不知道源自何处,也不知道怎么作用。但是它确确实实的把爱可转化成了一名由幻想构成的生命。她起源于自身的求生欲,得益于父亲和约克的反抗死亡的思念,幸运的遇上了那个奇特的技艺,三者共同作用之下,她还真的“活了过来”。

  可是人的意念是有限的。人的渴望是会得到满足的。

  爱可曾经觉得自己还没品尝过青春。

  爱可的父亲觉得自己还没来得及迎接女儿的死亡。

  约克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疏于保护自己的后代。

  所以她活下来了。活了数年。活得幸福而快乐。

  但是太过幸福和快乐却是与那个技艺的本质是冲突的。

  唯有更多的贪婪,更多的不满足,更多的渴望,才能继续延续这场幻梦。偏偏,做这场梦的三个人都觉得满足了,足够了,幸福了,快乐了。

  所以“爱可”正在逐渐衰败。她已经缥缈如烟。梅林仅仅是一个脑瓜崩,差点就把她敲成一片灰烬。

  “其实在把爱可复活过来之后我就发现了这个技巧的问题所在。它更像是满足一种欲求而存在的,安慰性质的东西。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停下这剂毒药。无论是我还是爱可还是她的父亲,我们都借助着这份毒药来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约克难得的露出老态,眼角溢出浑浊的泪水:“那个男人坚持得很辛苦。他每个月交给爱可的钱是他收入的一大半,剩下的部分用来酗酒和最基本的生活。他的直觉却从来没有衰退,他已经发现了爱可正在一点点的消散。而爱可......这孩子一直很懂事。”

  这该说是一场不幸。最开始就是一场不幸。而之后的一切,则是另一场不幸。一场源自于不该掌握的力量的不幸。但是它却又弥补了前一场不幸造成的缺憾。

  万幸。自己是如此的存在。

  自以前开始就被白渊说缺少同理心(那时还不是这个说法)的梅林并没有被低沉的气氛所影响。他仅仅是觉得饶有兴致并且介意爱可的情况。所以他保留了一如既往地思考能力,并且迅速的在自己的能力中找到了这一切的解法。

  “白渊大人......虽然你喝水都可能塞牙,但是有的时候真的是......运气不错啊。”

  暗暗吐槽了一下自家上司,梅林感慨着白渊那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能力,然后看向神色悲凉的约克:“啧。动不动就煽情,我哪有那么多情给你们煽。老东西,抬起头来。我告诉你一点好事情。”

  “嗯?”

  过于轻快的声音打散了沉闷的空气。约克抬起头来就看见了梅林那一如既往地轻佻笑容:“怎么了......还有那个称呼怎么回事?”

  “老东西就不要介意这些了。我只是单方面的宣布你们很幸运而已。”

  笑着,梅林走向门外。

  是这样没错。爱可的存在基于渴望,基于一种灵魂的力量。一旦渴求和愿望的源头消失或者感到满足,她的存在根基就会动摇直到消亡。但是却巧而又巧的,这是一种偏离了常理的梦境......无论再怎么偏离常理,梦境的权能依旧能把它管控得死死的。

  梅林虽然不是白渊,没有轻易控制梦境的能力。但是他却可以从自家老大那里临时的“借”一点过来。特别是对象只是一届普通人,所需的资源和涉及的事物之少,甚至轻松到连白渊曾经留给六人的课间练习都比不上。

  虽说在普通人看来难于登天,但是当梅林看去时,却有种成年人做加减法的迷惘感:“这种东西,真的有难度吗?”

  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其原因,过程,结果,以及当事人们的感情,却必须得到了解。否则好心做坏事,麻烦了自己,还得不到好报。虽说自己不介意给白渊大人丢上那么一两个面子,但是却很介意他事后的惩罚——可惜了,这次是自己一个人出任务,不然就又可以给兄弟姐妹们丢黑锅了。

  “爱可。”

  全然没有敲门的想法。梅林径直闯了进去。迷茫的少女站在手术台前,手套上还沾满了普通人避之不及的液体,回头的姿势和神色都算不上惊艳。但是却有种梦幻的感觉。

  大步走到爱可身边,梅林扬起下巴:“我问你,愿意当我的跟班吗?”